电视聚焦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深度105]天仙妹妹[图]
2006年1月19日 16:09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登记就能买到处方药 沪联手监管违规药店
  • 一流脑症状患儿死亡 提醒高发期注意通风
  • 沪公厕查询系统试运行 热线电话:962468
  • 元宵节团圆饭预订走俏 市民倾向自己点菜
  • 大学生对情人节高消费说"不"
  • 女乘客割脉自杀误伤乘警手指
  • image

      演播室:如今,网络上的“造星”运动可谓风起云涌。这段时间,一位被网友们称为“天仙妹妹”的少女,迅速地在网上走红,其人气甚至超过了喧嚣一时的“芙蓉姐姐”。与众多网络红人不同的是,这位“天仙妹妹”既不搞笑,也不装怪,红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那么,“天仙妹妹”缘何走红,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请看记者的报道。
      
      字幕: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

      这位羌族姑娘名叫尔玛依娜,她土生土长在四川省理县美丽而古朴的羌寨中。这里离成都有数百公里,如果不是因为一次偶遇,20岁的她很可能就会一直这样过着宁静的生活。

      这位中年男子人称“浪兄”,因为他有一个
    很沧桑的网名——浪迹天涯何处家。“浪兄”喜爱开车远游,也喜欢摄影,正是他今年8月前往阿坝的一次旅行,无意中改变了羌族姑娘尔玛依娜的生活轨迹。

      浪兄:这条路实际上是一条国道,我都经常跑过好多次。当时这里是个坝子,刚好可以停车。我停了车以后就在这里找水,来喷汽车的玻璃。结果出来就看见,她大概也就在这个位置,但是面朝公路,她当时没有完全穿羌装,就穿了个羌装的褂子。后来我就发现这个女孩非常漂亮,回答也比较得体,我说我给你照张像吧,她说可以啊,照完你给我寄过来就可以。

      “浪兄”是位网络发烧友,他很快将尔玛依娜的照片贴到了一个网络汽车论坛上,并且给她起了个名字——天仙妹妹。“浪兄”还为天仙妹妹的照片配上自己的感慨文字,没想到“跟帖者”甚多,网上反响非常热烈。

      浪兄:就是广大的网民,或者广大的中国人,对传统的美,他们还是根深蒂固的,还是有很多人热爱。

      于是,备受鼓舞的"浪兄"又多次驾车数百公里跑到羌寨,专程找尔玛依娜拍照。尔玛依娜的父亲曾经是位货运司机,后来因病在家,母亲务农,哥哥姐姐都在成都打工。他们一家都觉得"浪兄"这个人有点古怪。

      尔玛依娜父亲:现在我说不出什么。原来我觉得这个人神火火的,后来几次我就说,这个人神火火的,一天拿着个相机东照西照,到处乱跑。

      尔玛依娜:以前给我拍照的时候吧,我跟我妈妈去河对面嘛,摘苹果什么的,他就跟着我们,拿个照相机就跟着我们一块去。然后,因为在农村比较封建嘛,我妈妈就会说让他不要跟着来,会给他说,那他就离远一点。过一会儿,我们走过去了,他又跟上来。他就是,我感觉就是脑子不太好使。不能让他听到。

       每隔一段时间,“浪兄”就会到论坛上传尔玛依娜的照片,结果令他越来越吃惊。

      浪兄:现在我新的贴子全部在男人帮这个网站,在这里主要就是聚集了天仙妹妹大量的铁杆粉丝,这里是我们铁杆的粉丝集中营。但是它的原发处是在TOM这个汽车论坛里面,像她主要是靠四个贴子,我四进羌族连续拍她的时候,拍回来的贴子,认定她的地位。一个小小的汽车网站,点击量十九万、二十五万、十九万,六七万的这些是小意思,实际对这种非门户的小网站,已经是非常高的点击量了,全部加起来,肯定是一二百万。

      记:你对网络感兴趣吗?

      尔玛依娜:不要说出来,因为如果我说出来,人家会感觉我特别落后,不喜欢。杨老师给我一台笔记本嘛,我很少用,有时候会学学打字。

      尽管尔玛依娜对网络感到陌生,但是很多人通过网络知道了天仙妹妹的存在。很多来到羌寨的游客都会认出她来,要求拍照留念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游客:天仙妹妹。你怎么知道她的呢?网上知道的。你喜欢她吗?喜欢。你喜欢她什么呢?一尘不染,清水芙蓉。

      游客:你喜欢她什么呢?清纯嘛,非常清纯嘛。

      尔玛依娜:我现在都没有适应过来。总觉得这种生活应该是不属于我,来得突然。

      浪兄:我就要看,第一,能不能改变你的命运,第二,我希望就是要改变你的命运。
      
      演播室: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尔玛依娜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网上明星——天仙妹妹。天仙妹妹在网络中越炒越热,而这种热度很快就感染了现实的空气,天险妹妹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大众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远离羌寨的大都市中,天仙妹妹的照片频频出现于各大报章,她的人气已经不亚于任何一位演艺明星,而“浪兄”也就自然成为了她的经纪人。

      姓杨,成都人,但长期旅居瑞士经商,通常每年只回成都短暂居住。天仙妹妹在网络中走红后,“浪兄”便将返回瑞士的时间无限期推迟,两人开始频繁地来往于成都与羌寨之间。尔玛依娜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不断在媒体上曝光,以提高人气。

      天仙妹妹初中毕业后,曾经在阿坝州歌舞团当过演员,而且还在成都的一个艺术团打过一年工,这使“浪兄”对她在演艺界的发展寄予希望。

      浪兄:我跟你说正经的,找人帮她弄一下。因为她现在相当于山里的一颗草,大家施点化肥,太阳照一下,要有机肥。是要喊个老师给她弄一下,你是专家。电台主持人:我不是专家,但我觉得有个老师教一下可能会更好,她现在音质基础非常好。

      自从当上天仙妹妹的经纪人之后,“浪兄”就电话不断,成了大忙人。

      浪兄:重庆有个开发商打电话来,叫我们到重庆去做秀,你说去不去,没啥意思啊。他说反正给钱,随便唱个歌跳个舞就完了,他们一个大型的楼盘开盘。就说让妹妹去唱个歌跳个舞,刚打电话来。你说有没有必要去,算了,先吃饭,走吧。真的,真是这样,刚打电话来,我说只是吃饭、跳舞、给钱,兴趣不大。但是能够集中重庆所有媒体,在解放碑那种最热闹的地方造势,可以考虑。我觉得是可以嘛,有什么,宣传对不对?走,吃饭。

      浪兄:就像天仙妹妹被推出来是非常被动一样的,我做经纪人也是非常被动,而且老实讲,什么是经纪人,该怎么做,你们交谈中也可以知道,我完全是外行人,我完全不懂的,反正就是觉得能帮就帮,有电话我就联系,你说这个东西该怎么做,我真的不懂。

      随着知名度的迅速提高,对天仙妹妹身上商业价值的发掘也有了进展。11月2日,天仙妹妹正式成为四川电信下属网站“天府热线”的代言人,据说报酬有六位数。

      尔玛依娜:此时此刻特别激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不知道怎么样来表达。总之,以后的日子里,我应该好好做好这个形象代言人,我不知道怎么说了,谢谢!

      浪兄:谢谢中国电信、四川电信,谢谢天府热线,就这么多。

      作为天仙妹妹的制造者,“浪兄”从来不掩饰对其他网络红人的不屑。

      记者:是不是和其他的网络红人有不同的地方?

      浪兄:不同,完全不同,应该是不同吧。

      记者: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浪兄:原来的那些都是比较变态的,她是比较常态的。

      记者:什么叫比较变态的?

      浪兄:像芙蓉姐姐、木子美这种,也许不是变态,是别人非常前卫,达到了我们无法理解的境界了,属于这种,我个人就这样看。

      为了让天仙妹妹尽快找到做代言人的感觉,对方还邀请他们参观了网站的数据中心,这让“浪兄”十分感慨。

      浪兄与天仙妹妹对话:看了半天,看懂了没有?我也搞不懂。反正大概意思就是,这里是网络服务器的枢纽,比如说把你的照片发到网上,所有的网络红人,他都要通过这些东西传遍全国各地。怎么说呢?这儿是汽车的总站,把人分散到别的地方,别的地方又分散走,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懂啊?我也不太懂。

      网络的魔力让他们感到兴奋,也令他们体会到无奈。作为网络红人,在受到追捧的同时,同样无法躲避各种各样的嘲讽甚至打击。

      尔玛依娜:反正就是说留长指甲,皮肤又白,肯定不是山里面的。然后又说,我在那里修鞋垫嘛,他们又说姿势没有对,针应该从那穿出来,我觉得真是太无聊了,我不想看那些东西。

      浪兄:骂我的更多,骂我的。就是说什么骗子,然后呢,老浪怎么捧天仙妹妹,他到底用心何在,为钱,为人,从头到尾的骗子,一个农村里干活的女孩,怎么会修指甲,为什么天仙妹妹染头发,这算不算是封杀,太多了。
      
      演播室:网络中的关注也好,嘲讽也罢,尔玛依娜对此似乎无动于衷,但这些内容却能够不断激发“浪兄”的斗志,令他非常亢奋。在人们的眼中,“浪兄”与天仙妹妹就像一对配合默契的组合,一个捧,一个演,共同支撑着这场在外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的“造星”运动。但事实上,他们对于未来有着完全不同的期望。
      
      “浪兄”已经前后十一次到羌寨为尔玛依娜拍照片,最初他还会回到成都再上网。但是尔玛依娜走红网络后,众多粉丝都在网上等待天仙妹妹的最新动态。“浪兄”为了趁热打铁,白天拍照后,当晚就在当地镇上破旧的小网吧上传图片。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群志同道合者,这些人有的是网站站长、版主,有的是资深网民,他们帮助“浪兄”在网络上跟帖造势,乐此不疲。

      如今,尔玛依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成都度过,回到羌寨也往往是为了继续拍照,或是接受媒体采访,已经很少有时间像过去那样做一个单纯宁静的乡村少女。“浪兄”将每天的日程排得很满,这令她多少有些不快乐。

      尔玛依娜:有一段时间我就是特别烦,因为记者啊那些太多了,我就,我都已经,我都想跑。然后,但我好好想一想,你看他现在,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他在那趴着都能睡着,我就想我真的放弃了,让他找不到我的话,我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他怎么办呢?他已经把自己,他已经把,这个东西已经他做成了是自己一种生命了,我感觉他已经做成了自己的一种生命。如果他真的做不好,我指不定他会疯。

      浪兄:她说是这样说的,真的大家不理她了,回到原来的生活,不过一两个星期她会后悔,因为她知道人生不会有太多这样的机会。要过这种人生太容易了,我们现在搞,搞不好,可以再回去过,那种生活过不了,谁都知道可以去过,穷山沟里面,谁都可以去过,我就是这样原话讲的。

      虽然尔玛依娜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但是对于今后的生活,她仍然感到十分的迷惘。

      尔玛依娜:我现在不是混乱,我是一片空白。反正我是想,还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去上大学吧。因为现在走到哪,人家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什么文凭?有点不好意思,而且到现在还是觉得,知道的东西太少了,还是想上大学。

      记者:想学什么呢?

      尔玛依娜:因为我理科不行嘛,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理科成绩不好,可以的话,还是想学,要么学做主持人吧,要不就学学唱歌跳舞也行。

      和天仙妹妹的迷惘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浪兄”的无限激情。他已经把自己定位为网络推手,计划继续在网络上制造出新的明星。

      浪兄:因为上海这边封我是网络推手,北京这边也在骂我,叫我是网络流氓,我觉得这是一种尝试,因为人生很短暂,我四十多岁,能够表现我自我的机会已经很少了。做这个主要是想从手法上挑战,就是我们是有话语权的。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小草,随便踩。有人评论过,像“浪兄”这种玩论坛的人,以为自己不得了,我就要告诉他,我就是不得了,我做的事,你给我做做,你做不出来。

      还有多少东西能够让我们感动,这个就是我的思想,要关爱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天仙妹妹,珍惜自己所有没有的一切。

        浪兄:我的梦是什么,我跟你们讲,我的梦就是要通过互联网这种平台来打造一个,现实生活中一个不朽的,活生生的阿诗玛,我就是要把她打造成这样。可能会有一些幼稚,我是这样想的,平民文化,也有成功的东西,象超级女生,他是多少万金钱才打造出来的效果,是动用了多少媒体的力量,我就是一个人。你看我的房子乱七八糟也不收拾,全部是电脑有关的,我就是通过这个,我来连接这个世界。我像搬运工,我把东西搬来,放进互联网,然后我又去搬,我又发,就是做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你看他这里写了,感谢浪迹天涯何处家,让我们认识了尔玛妹妹,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
     
      演播室:据“浪兄”说,喜欢像他这样做网络推手的人周围还有很多。这些人大都属于白领阶层,在论坛上凭一己之力将另外一个人捧红,改变其命运,会给这些网络推手们带来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但是,毋庸讳言,天仙妹妹的成名其实非常偶然,而且这样的网络红人在见光之后,到底能有多强的生命力,谁也说不清楚。其实,谁也无法真正打造另一个人,能真正改变天仙妹妹命运的,只能是她自己。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宫廷珍宝展惊艳申城
  • 公务员职位报名冷热不均 部分岗位报录比例超10:1
  • 近五成白领节后要"谈薪" 对薪水满意者不足一成
  • 两天内3名中国人南非遭劫杀 沪商拟自建保安公司
  • 元宵节"玫瑰订单"翻几番 年轻人选择元宵节送花
  • 玫瑰衍生产品抓人眼球 情人节另类礼物叫好不叫卖
  • 用不掉抛到店里价不高 精明市民网上甩卖春节礼品

  • 巴黎内衣展性感撩人
  • 卡车逆向行驶连撞两出租车 打浦路隧道关闭30分钟
  • 绑架前同事"撕票"劫财 24岁青年走上不归路
  • 海南游缩水3000多元 申城节后"错时游"高潮迭起
  • 热线应接不暇专家手机助阵 高考志愿填报咨询提前升温
  • 沪闽之战裁判中有两人遭禁赛 上海队:黑哨?习惯了
  • 集中考试人数众多 上戏表演、主持专业将月月考
  • 选稿:郑闻文 来源:smg-深度105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