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聚焦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深度105·说旧闻]杨玉霞硫酸毁容案
2007年1月26日 19:28
[我要留言]

image

image

    查看更多 点击栏目《深度105》

  主持人:往事调查,旧闻新说。1996年9月11日的上海,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毁容案件,一个名叫杨玉霞的28岁女子,先后向无辜的顾夏萍、徐丽君母女浇泼高浓度硫酸,造成她们的面部和身体严重受伤,三个月后,杨
玉霞本人被执行枪决。今天的《说旧闻》,我们将首次为您披露当年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生在公众视线之外的曲折内幕,以及案件的受害人现在的生活状况。
  
  字幕:1996年10月24日杨玉霞案庭审现场
  
  这是当年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公开审理杨玉霞毁容案的现场画面,庭审从早上九点开始,进行了近六个小时,下午三点结束,当天晚上七点钟,庭审实况录像就通过上海电视台向全市播出。
  
  实况:(被害人)顾夏萍:害得我们这样苦呀!你怎么下得了这种手段?你还是人吗?
  审判员:被害人,顾夏萍——
  顾夏萍:我受不了啊!
  审判员:被害人顾夏萍你冷静点……
  
  寿亚平:案子犯罪恶性程度极大,也是社会轰动的原因)
  寿亚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时任杨玉霞案件公诉人。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得以看到十一年前杨玉霞案的完整资料。
  
  1996年9月11日中午,杨玉霞来到年仅8岁的徐丽君就读的上海市殷行一小,把她从学校带到了一个建筑工地,将浓度为95%的硫酸从这位小学三年级女生头顶浇下。
  
  字幕:烧伤面积20% 双目失明
  徐丽君:她说她要给我洗头后来就把(硫酸)浇在我头上。
  
  徐丽君跑到路边求救,随后被路人送往医院。几分钟后,杨玉霞骑着自行车,来到徐丽君家,又将硫酸泼向了她的母亲,36岁的顾夏萍。
  顾夏萍在法庭解开绷带字幕:烧伤面积7% 双眼角膜灼伤。
  
  杨玉霞,是上海市开鲁路第一小学的教师。她在对顾夏萍母女俩实施伤害时,自己的双手也被硫酸灼伤,去医院包扎后,当天下午3点,在家人陪同下到公安机关自首。案发后,上海各家媒体纷纷报道这桩恶性案件的细节。一时间,从主流媒体,到街谈巷议,充斥着对杨玉霞的谴责之声。
  
  东视新闻为人师表者竟然伤害小学生大家气愤
  上海新闻小学生和他母亲被毁容
  
  复旦大学学生:发泄在无辜者的身上,不但得不到同情,更应该受到更大的惩罚。
  
  而法庭内更是充满了对杨玉霞的质问和斥责。

  庭审实况:人民陪审员:你为什么身为人民教师,而竟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去伤害一名无辜的天真无邪的小学生,你对这个怎么解释?
  杨玉霞:我这个时候,真的是混了头,我就是想,因为徐国初他最在乎他女儿,我就是想稍微让他女儿吃一点苦头,达到惩罚他的目的。
  
  徐国初,杨玉霞想惩罚的人。在杨玉霞接受审判时,他正在医院里,陪伴着被浓硫酸严重烧伤的女儿徐丽君。

  徐国初我喜欢的女人,将我喜爱的孩子害掉,你说人世间还能发生什么比这还要惨的。
  
  主持人:在当时,按照197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像杨玉霞这种用硫酸浇泼他人但没有致死的故意伤害罪,最高量刑是七年有期徒刑,如果致人死亡,最高量刑是无期徒刑;而1983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严打"决定,这类故意伤害罪最高量刑是死刑,杨玉霞案件该如何判决呢?
  
  寿亚平检察官参与了杨玉霞案件审判的全过程,他向记者首次披露了对杨玉霞的量刑之争。

  寿亚平:案件调查清楚之后,意见一致,应该受到严惩,对杨玉霞怎么处理有了分歧的意见,故意伤害废除死刑后,那杨玉霞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对于杨玉霞所犯罪行的性质,公安、检察、法院一致认定是"故意伤害",但是,该如何对其量刑,在司法部门和社会上出现了争论和分歧。首先是对杨玉霞的自首行为如何看待。
  
  公诉代理人:被告杨玉霞,你刚才说你自首是为了救治她们,那么你为什么不在对徐丽君实施伤害后立即自首,而是对第二个被害人实施伤害后才去自首呢?

  杨玉霞:因为我想徐国初太坏了,我还想教训一下徐国初。
  
  争论的第二点,是杨玉霞认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徐国初和她的婚外恋造成的,自己也是受害者。

  案发当天采访杨玉霞:他最喜欢的是她的女儿,所以我要报复他。
  
  徐国初和杨玉霞从小是邻居,成年后各自组建了家庭。从1996年2月份开始,两人开始婚外恋,曾经结伴到外地旅游,并在外租房同居两个月。但半年之后,两人发生了矛盾。

  徐国初:本来我是打算同她结婚的,为什么(后来不愿意了呢),当时,假如杨玉霞不提出要伤害她的丈夫,不提出伤害的事情,我认为她性格有点差,我也不会把女儿带过去。
  
  在徐国初拒绝和她结婚后,杨玉霞开始萌发报复念头。她到徐国初家中将两人私情告诉了他的妻子顾夏萍,并用砖头砸坏了窗玻璃,还扬言让徐国初看好自己的女儿。
  
  于是,在人们对杨玉霞的疯狂行为震惊的同时,还要求惩罚徐国初,针对这种舆论,司法机关作出了回答。

  寿亚平:徐国初,有不规范行为,但没有触犯法律。
  
  造成对杨玉霞量刑分歧的第三个原因,是杨玉霞在法庭上表现出的悔恨和赎罪感。这是法庭向杨玉霞播放被害者的录像,她的表情开始出现变化。

  法庭实况:杨玉霞:我真的没想到硫酸这么大威力,给她们带来这么大伤害,现在我知错了,但为时已晚,我实在太对不起两位无辜者,尤其是徐丽君小朋友,在她面前我永远感到无地自容,我欠她太多,她天真无邪,她是无辜的,当我想到孩子今后承受的痛苦,我的心碎了,我的心在颤抖、在滴血。我思过、悔过、哭过。我恨我自己,我恨不得能替孩子受这份罪……徐丽君,阿姨对不起你呀!
  
  这一年杨玉霞28岁,是一个3岁女孩的母亲,如果她被判处死刑,孩子将永远失去母亲。同情的天平再次倾斜。

   杨玉霞邻居:孩子可怜是无辜的。
  
  杨玉霞毁容案件发生在1996年年底,当时恰逢1979年颁布的《刑法》面临修订、1983年"严打"决定即将废除的关键阶段。从司法界高层到学者,很多人提出"废除死刑、减轻刑罚"建议。在此背景下,上海刚刚发生的杨玉霞案该如何量刑,就具有了风向标的意义。

  寿亚平:有一种声音是要轻刑化、废除死刑,认为故意伤害不该有死刑,那么把这个案子拿到司法界去讨论。

  在讨论中,以寿亚平为代表的检察院方面,坚持自己的观点。

  寿亚平:减刑假释很普遍,如果判她无期徒刑,她很年轻,十几年就释放,我们坚持,一定要严惩,一定要判处死刑。
  
  事实上,连杨玉霞自己也意识到,她的残忍行为罪孽深重,她已做好了被剥夺生命的心理准备。

  法庭实况: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捐献身上的器官。
  1996年12月10日杨玉霞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97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正式修订颁布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可处以死刑。
  
  主持人:从杨玉霞毁容事件发生到她被审判的这段时间里,关于这桩案件的种种细节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确实,婚外恋、泼硫酸、无辜者受害,这些要素聚集在一个案件里,不管放在地方、什么年代,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直到十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来到杨玉霞曾经住过的居民区采访,邻居们还没有淡忘这桩轰动一时的案件。
  
  字幕2007年1月17日

    杨玉霞邻居1:老师应该为人师表做出榜样她就是不懂事、不懂法,好像没有人性。

  杨玉霞的所作所为也给自己的亲人留下永远的伤害,邻居告诉我们,杨玉霞的女儿现在已经15岁了,可是,经常听到她在半夜尖叫。

   杨玉霞邻居2:这边邻居都知道经常在晚上发狂的叫。

  杨玉霞邻居3:这个女儿也毁掉了那边是毁容毁掉了,这边是心灵毁掉了。
  
  那么,事隔十一年后,被毁容的徐丽君现状又如何呢?由于双目失明,19岁的徐丽君不愿面对镜头,我们通过电话,采访了她。

  2007年1月18日电话采访:徐丽君

  徐丽君:爸爸去上班了,每天就这么烦,早上六点去,晚上六七点回
  问:你们现在的关系怎么样?
  徐丽君:还好呀,就这样我希望现在的生活不要被打破,很平静嘛。
  
  十年前,在基本治疗完成后,徐丽君曾短暂就读于上海市一家盲童学校,但因为身体原因,一个学期后就辍学回家。从8岁到19岁,这间位于上海市东北角老工业区的旧公房,是徐丽君十多年来所有的活动空间。这是去年一家电视台拍摄到的徐丽君家的生活状况。(房间内父女对话实况声)徐国初仍和他们母女生活在一起,并且一直照顾她们的生活。

  顾夏萍:现在一家三口仍然生活在一起,只是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徐国初:我一直很内疚的、眼睛闭起来掉眼泪,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弄成这样,现在怎么说法,祸也闯好了,对我讲起来,只要我活一天,我就会尽一点责任,这怎么办。
  
  当年顾夏萍、徐丽君住院时,热心的上海市民纷纷捐款,解决了母女俩治病的70多万元费用。10年过去了,社会捐赠的剩余部分36万元,还依然保存在上海长海医院的财务部。起初,医院不放心把捐款给徐国初,这一直困扰着徐国初一家。但就在我们节目播出的前几天,医院和徐家签订了移交这笔捐款的协议。
  
  十一年过去了,但在公众心目中,悲剧引发者徐国初的负面形象始终难以扭转。但女儿徐丽君似乎已经原谅了父亲。
  
  徐丽君:毕竟我是他的孩子,我是他的女儿,如果你的世界中有恨的话,爱总要比恨好吧,我希望我的世界是充满爱的。
  
  徐丽君(唱):来吧伴我飞多久都不会累我已不在乎所谓的是与非如果爱是朵很脆弱的玫瑰我也愿意去承受不完美中的完美原来风雪可以……
  
  主持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即使放在"少杀、慎杀"的今天,杨玉霞或许也难逃一死,一瓶硫酸,毁了两个家庭。其实,无论杨玉霞案该如何量刑,到底是死是活,都无法改变徐丽君和她母亲的痛苦。

    查看更多 点击栏目《深度105》

image

选稿:郑闻文 来源:smg-深度105



  • 上海干冷天持续至下周初
  • 民办高校首个实训基地建成
  • 沪唯一发现陨石41年来首露面
  • 300万观光客春节访申城
  • 百思买第二店将落户浦东
  • 准分子激光术配套不全将叫停

  • 时尚节助飞设计师
  • 百姓点击百姓感受 "上海发展年度十大新看点"出炉
  • 干冷天持续至下周初 最低气温零下1℃-0℃
  • 沪社科院专家认为上海商业地产临"透支"风险
  • 上海已无"佰易"流通 "问题球蛋白"全部被封存
  • 港澳游消费能力不"达标"多收费 春节期间遭喝止
  • "红顶灯出租"年内重现街头 被投诉将随时摘灯

  • 沪"准妈妈"集体交响乐胎教
  • 06年出行更安全更快捷 半数市民称交通改观最明显
  • 散装即食品年内将退出超市 目前七成超市已停售
  • 老厂房无法满足发展需求 "大白兔"明年搬家
  • 创意遭克隆交友难辨认 "单身徽章"认证专利维权
  • 学生数次缺勤被取消考试 教师邮箱收到恐吓信
  • 未帮"朋友"解决罚单 一男子先遭殴打又被敲诈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